美女禁视频免费看软件

..co,最快更新盛世嫡女:医品特工妃最新章节!

此处离开京城还不远,楚君澜不想将事情做的太明显,是以她决定距离京城远一些再行动。

天空不知不觉便飘起雪来,楚君澜远远的缀行,雪地上的车辙和马蹄痕迹很快就被大雪覆盖,风声在耳畔呼啸,可视的范围变小了许多。

楚君澜又缀行片刻,发觉此处距离已经足够远了,便催马直追了上去。

此时的萧运畅正抱着暖手炉缩在马车里,冷风从暖帘的缝隙吹进来,冷的他一个哆嗦。

“都是因为那个小贱人!若不是他,咱们哪里至于要冒着风雪赶路!”

曲子阳摇了摇头,抄着手勉强安慰道:“公子忍耐一下吧,待会儿咱们就到下一个驿站,到时可以稍做修整,越早回到家中,就越是安。”

萧运畅摸了摸鼻子,到底是服气的哼了一声:“好吧。”

正当这时,马车外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:“公子,后头好像有马蹄声。”

萧运畅不以为意的道:“大冷的天,什么人和咱们一样需要这会子赶路的,也真是够倒霉。”

马蹄声越来越急,越来越近,车外的侍卫回头看去,透过鹅毛大雪去看,疑惑更甚:“来人似乎是个女子?”

“女子?”萧运畅也觉得奇怪,“是独自一人?”

美女街拍萌你一脸图片

马车外的侍卫还没来得及回答,面色便是一变,声音都拔高了:“公子!来的好像是,好像是楚君澜!”

楚君澜?

萧运畅的面色一变,又急又怒:“那个小贱人到底要做什么!”

曲子阳脑子嗡的一声,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:“以楚君澜睚眦必报的性格,怕是来者不善啊!公子,快令侍卫做好防范!”

说话之间,楚君澜已纵马来到近前。

许是看楚君澜靠近,驭夫将马车催的越发急了,马车里萧运畅和曲子阳被颠的七晕八素,剩下十余名侍卫纷纷抽出腰间佩刀,横马立在风雪当中,企图将楚君澜阻拦住。

楚君澜速度丝毫不减,高声呵道:“不想死的都让开!”

“好猖狂的妖女!可知道拦截的是何人!”

楚君澜今日是铆足了劲,必杀萧运畅,萧运畅手下的爪牙在她看来都没少做助纣为虐之事,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她冷笑一声,直接催马上前,身形凌空一跃,正踢一侍卫面门,顺手夺了对方的刀,将人踹下马背,自己坐在对方的马上。

那侍卫反应都不急就被踢晕过去,跌下马背时一只脚还卡在马镫上,只听得“咔嚓”一声,腿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歪着。

楚君澜弯腰将那侍卫的脚从马镫中解救出来,右手横刀一划,同时挡开迎面砍来的数刀,催马转身往马车方向追去。

那些侍卫早已被楚君澜利落的身手震惊了,慌乱的在后头发足狂奔,甚至有侍卫急的将手中兵刃丢向楚君澜,可楚君澜根本丝毫不惧,像是背后长了眼睛,敏锐的将一切攻击都躲开了。

萧运畅和曲子阳一左一右扒着车窗往外看,见楚君澜所向披靡的飞速靠近,都吓的面无人色,连声催促驭夫:“快,快点!”

驭夫也被吓傻了,发了狠的使劲挥舞着鞭子。

雪天路难行,厚重的白毯铺在地面,马车一个不稳,车轮正撞上一块藏在雪中的石头上。

马儿长嘶,车厢便不可控制的往一侧歪倒。

“啊!”马车里,萧运畅与曲子阳摔做一团,车厢翻到后,又被两匹健马拖了一段距离才停下,车夫早已见状不妙跳车逃开了。

楚君澜催马上前,提着夺来的钢刀跃下马背。

与此同时,其余侍卫也都追到了近前,狠命的护在马车周围。

楚君澜将斗篷脱掉,只穿着一身火炭红色的锦缎骑马装,将刀一横就迎面而上,身形闪转腾挪,满天飞雪之中,像一只灵巧的火狐在逗弄着慌乱的猎物。

侍卫们仗着人多咬牙撑着,可看见同伴一个个陆续以诡异的姿势顶住不动,再无战斗能力,他们也开始慌了。

萧运畅和曲子阳从马车里跌跌撞撞的爬出来,眼见着楚君澜一个人竟能对付那么多的侍卫,当即都慌了。

荒郊野外,他们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!曲子阳焦急道:“不行,快逃!”

萧运畅急忙拉着曲子阳转身就往背后的树林里跑。

楚君澜手上银针一番,又将一拦路的侍卫定在原地,眼见人逃了,索性将手中钢刀一轮,朝着萧运畅的后背“呜”的一声丢了出去。

这一刀楚君澜运足了内力,刀锋锐利,去势凶猛,萧运畅只听见背后破空声,一回头,就见寒光已到了眼前。

“啊!”短促的惊叫之后,萧运畅绝望的闭上眼等死。

只听得“锵”的一声尖锐的金属碰撞声炸响,萧运畅一睁眼,就看到楚君澜的刀被人一下架了开去。

面前一个身材高大的背影,手中一把宝剑正微微发颤。

楚君澜挑眉看着来人:“怎么,涒滩,是想与我作对?还是说,们里会的手已经能伸到这么远了?”

涒滩苦笑着收起宝剑,手指尚且因为方才的动作而被震的微微发抖,恭敬的对着楚君澜一拱手:“楚小姐,在下与您谈个交易。”

楚君澜冷笑道:“交易不是不可以,等我杀了他再与谈不迟。”

萧运畅被吓的目眦欲裂,连连求道:“救救我,救救我!”

涒滩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萧运畅,瞧不起他的贪生怕死,但依旧走向楚君澜,道:“楚小姐,借一步说话。”

楚君澜很不想理会涒滩,但里会的背景深不可测,势力着实太过庞大,她总不能因为一个萧运畅,而与整个神秘的里会为敌,便勉为其难的来到一旁,道:“有什么事?”

涒滩道:“楚小姐,只要肯放了淮安王二公子,我们必有重酬,五百万两白银保他一条命,如何?”

楚君澜笑了笑:“应该知道,我不缺银子。萧运畅那种贱人,就该杀!”

手一点萧运畅的方向,将他吓的浑身一哆嗦!

涒滩为难的皱紧眉头:“楚小姐,那么若我再加上一个条件,只要肯放过萧运畅,就会成为里会的正式成员,如何?”